• 手机版
  • IOS
  • Android

首页
首页 > 头条 > 文章详情

女子网贷逾期遭暴力追债:亲友收到她的PS裸照

[导读] 现实生活捉襟见肘之时,有人会选择申请P2P网贷,借1000-3000元周转2-3个月,这样例子在我们的周围时有发生。但一旦陷入网贷逾期还款后,

  现实生活捉襟见肘之时,有人会选择申请P2P网贷,借1000-3000元周转2-3个月,这样例子在我们的周围时有发生。但一旦陷入网贷逾期还款后,往往就会面临暴力催收等让人崩溃的局面,大连一借款人韩女士网贷了7000元,不久前遭遇了一系列让她痛苦、绝望的催债手段。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借款]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6个不同平台共贷款7000元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1.jpg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今年7月份,大连市家住甘井子区大连湾的韩女士,因一时急着用钱,就通过路边张贴的网贷“小广告”联系到一名放贷的中介胡某,胡某当时根据韩女士提供的身份证、银行卡及手机号码,用韩女士的手机下载了多个网贷平台的APP,为韩女士在6家不同的网贷平台上共借款7000元,大约3个月时间,7000元的贷款陆续通过6个网贷平台以不同额度分别陆续打到韩女士银行卡中。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据韩女士介绍,“从借款当月开始,每周这6个借款平台都需要还利息六到七百元不等。”10月末她将其中两个借款平台的本金及利息还清。目前还有4个网贷平台在还款中,后续的还款金额节节攀升,让韩女士苦不堪言。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意外]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借款还清,仍遭遇暴力恐吓威胁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本以为还完两个平台的借款,可以松口气了,可意外却发生了。11月1日上午,韩女士接到北京手机号码的来电,对方是一名男性,操着南方口音。声称自己是某某平台的工作人员,需要韩女士支付一定的利息,并说了一些十分不当的言语。“我当时纳闷儿,我在这家平台中的电子借条显示已还清了,为什么还要跟我说要支付利息?”韩女士告诉记者,她当时就拒绝了,但是对方说了解我的孩子在哪儿上学,知道家人在哪儿工作,恐吓威胁说,如果不想死就赶紧还款等等一系列恐吓和威胁的话。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韩女士说,平台上显示已还清,但还被“暴力”追着还利息,她感觉十分愤怒,于是韩女士到辖区边防派出所报了警,并通过短信的方式告知这个已还清的平台追债人员,自己将还款记录和相关证据传给律师,并将与派出所的通话记录截图发给催债人员,如果对方继续骚扰和威胁,将通过法律手段保护自己和家人。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记者从韩女士处得知,自从她发完信息后,这家已还清的网贷平台的催债人员再没有恶意骚扰过韩女士。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气愤]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4.jpg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借款人通讯录联系人频频被骚扰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10月31日这天是未还清的另四个贷款平台之一的还款截止日,韩女士在截止还款日当天未还款,造成逾期的情况。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11月1日上午韩女士接到自称某网贷平台工作人员的电话,韩女士说,因为确实逾期了,而且当时自己手里确实不宽裕。于是与催债人员协商先还利息,本金第二天再还,对方不同意,表示必须立即加催债人员的微信,立即通过微信转账的形式全部偿还。由于协商没有成功,催债人员挂断电话后给韩女士发短信威胁:“30分钟不还款就将通讯录爆出来。”韩女士当时觉得很气愤,而且害怕。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果不其然,催债人员给韩女士的家人及电话通讯录中的好友群发短信,内容是韩女士逾期未还款,如果不在30分钟内通知韩女士还款,就将韩女士的裸照发出来。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正如催债人员所说的那样,催债人员在后续的几天当中,每天给韩女士通讯录的联系人发短信验证码、打骚扰电话,还将合成的韩女士裸照图片短信群发给了韩女士通讯录中的亲朋好友。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崩溃]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暴力追债让借款人身心俱疲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逾期是我的问题不假,当时和对方说第二天再还款,谁承想就被爆了通讯录。他们给我通讯录好友打电话,对方电话号码全国各地哪儿都有,大都是一些虚拟号码或者座机号码以及一些外地的手机号。这些人还给我丈夫的单位领导发信息,发验证码,一天能收到上百条短信,领导对我爱人已经有很大的意见,这么一弄现在我手里有钱也不愿意还了。”韩女士告诉记者。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从11月1日开始这三四天时间,韩女士的亲戚朋友每天不断收到贷款公司打来的催收电话,给亲戚朋友及家人的生活带来沉重的心理负担和影响,这让韩女士非常绝望,身负债务已经疲惫不堪,再加上家人朋友的指指点点,这让韩女士快承受不了了。韩女士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出面介入调查。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DHd申城之窗-上海门户网站-上海专业网络媒体

标签: 本文来源:申城之窗
点击加载更多头条资讯
广告